目前分類:2006年的點點滴滴 (5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有多久沒有帶你出去走走

有多久不曾在透過你的雙眼找到感動

今天被鬼打到的自己

需要一點點感動

來喚起

斷掉的神經 頓去的感覺

海 終究還是我最後會去的地方呀

 

 

吹口琴的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當 美食在前 卻食之無味

當 好友相聚 卻不發一語

當 美女在側 卻興趣缺缺

是 神經斷了 還是感覺頓了

給我一個有力的理由

 

吹口琴的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個標題 是某位同事msn今天的暱稱

我把這個heading借來當標題

希望妳不會介意

======這是獨一無二的分格線======

右下眼皮始終跳個不停

在這個正式邁入夏季的這個禮拜

今天很亂 也許是開始有事情可以做了吧

總覺得今天沒啥時間可以讓我的腦袋運轉

連續墮落邁入第二天

頭一遭讓自己有超過兩天不讓自己做自己的進度

今天 看了很多文章

看完之後 很煩

煩的原因 很簡單

覺得當人真的好累

為什麼有錢人 也有 有錢人的煩惱

像我這種天生賤骨頭 也有煩惱的事情

雖然自已感覺已經大徹大悟 但也是仍舊覺得很煩

是悶 還是煩 我真的不知道

在看完文章 經過消化 再轉寄給同事的這個過程

我發現 原來已經有點沒了知覺

是遇過太多次 還是 只是很簡單的失去了最單純的歸屬感


自己的本質是夜貓 我很瞭

但經過手術後 我卻發現


「這隻貓 開始會害怕黑夜

開始忘記貓跟黑夜之間的承諾

開始忘記習慣獨處的感覺

流浪的貓 畢竟還是不能變成家貓

孤獨 才是專屬於牠的感覺

牠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愛上跟白晝有關的事物

牠反覆觀察才了解 原來白晝也有不同於黑夜的美麗

但這隻貓迷惘了

牠是該在白晝時變回人 還是該在黑夜裡變回一頭貓

牠真的希望有一天 牠可以在鋼琴上昏倒

就可以這樣不負責的離去 」


最近常聽 Aerosmith 的"I don't want to miss a thing"

在入睡前 把自己的心掏的乾乾淨淨

站在陽台上 看著遠方

喝著咖啡 曬著月亮

想想 如果沒有這些事情的發生

我會是怎樣的模樣

兩年前的承諾 我已經達成了

現在只剩租屋處還沒把它改造成我最想要的樣子而已

該有的物慾跟情慾 我不是都達成了嗎?

我還有什麼不滿足的?!


一首歌反覆聽了21次 就會朗朗上口

一個人只要學會慢慢放下 就真的會放下


先把自己沉澱 然後靜止在一瞬間

撇開所有加註於自我情感的成分裡

豁然開朗的心境就會顯現

"I really don't want to miss a thing in my future day especially ur smile."

"I will expect the next smile in my life."



 

 

 

吹口琴的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也許是在台北工作以來

最水昆的一天

眼皮從上班開始就一路跳個不停

好險 是跳在樂的那一邊

但是 為什麼今天都下班了

哪裡有樂的事情呢=.= ??

======這是我專用的分格線======

一個星期之中 我最愛的星期二

居然是這樣沒啥作為的就放給他過去了

今天 完完全全 不想把自己每天上班該有的自我學習進度給完成

扎扎實實的虛渡了一天上班的光陰

自責嗎? 其實也不會

我是邊混邊把自己該做的事情默默的給做完

我只是比較沒有用力的去過這一天而已

發現自己其實還蠻愛這種感覺的 (此感覺不可長)

我的工作性質算是內勤吧

不是業務導向

所以很多時候 時間是standby的

說真的 我有足夠的時間 讓自己學些有的沒的

只是今天真的不想做自己排給自己的進度

是天氣嗎? 我想有一半的影響吧

另外一半的影響呢 我想 我被一種很莫名其妙的感覺困惑住

今天莫名其妙想起之前學長的那一句話

"趕快再交下一個女朋友 你就不會想起前一個女朋友"

不知道為什麼的

今天msn的那堆聯絡人當中

今天很奇怪的多了很多的噓寒問暖

讓永遠msn總是掛著的我 卻也不知道該怎麼去回

連坐電梯也被六樓的副理虧 我哩勒

原來眼皮跳 是在跳這個喔

ㄘㄟˊ ....

不過 也多少想再找個人陪

台北很多地方 一個人是沒有辦法去的

除了球場 光華商場 書店 還有相機到的了的地方

我發現自己可以去的地方越來越少了

這對愛到處"papa走"的我 是種極度的痛苦

ㄟˊ..學長的話不無道理呀 雖然很難做得到

雖然說今天無所事事

但至少今天回家給自己做了一頓豐富的晚餐

肉醬義大利麵+冬瓜ㄏㄚˊㄇㄚˋ湯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 吃起來的感覺沒有兩個人一起吃的時候好吃

這是不是跟自己最近體驗的感覺一樣呢

"去哪吃 吃什麼 不重要 重點是看跟誰去吃"

"去哪玩 玩什麼 不重要 重點是看跟誰去玩"

原來 亂的是心 而非人呀



吹口琴的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首歌可以 從聽到會哭 到 聽到會露出體認其中境界的笑容

只需要兩個月的時間

懂了-- 原來擾人的是自己的心與放不下的習慣

在剛剛看過城邦上某個女生的網誌之後

我突然 發現 原來愛情好難玩呀

不管男生女生 男人女人 面對愛 大家都是愛的太過勇敢而傷的很深

改天在跟大家分享我最近聽到開始會微笑的歌

每個人都一定要幸福喔:)

 

 

吹口琴的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剛剛站在茶水間發呆一分鐘

看著七樓透明窗戶外的太陽

居然驚覺 人生是一場零合遊戲

就跟愛情的路上一樣

除了要分出勝負

好像沒有共存的可能

對吧

繼續努力上班囉

吹口琴的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腦海中突然間閃過這樣的念頭

在這樣很早起的星期一早晨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養成早起的習慣

我記得我潛意識裡頭還是一頭夜貓

也許 是自己想要讓自己有著不一樣的生活吧

=======這是消失了好幾天的分格線======

最近自己很冷靜

我指心境與心情

25年來就最近的自己最沉穩 在這個我還不太能夠掌握的城市裡頭

這一時期吸收了很多東西 遇見了很多人 感受到很多不同的感覺

突然間意識到 只有把心打開 很多事情你才可以看的很清楚

人都被感覺欺騙而不自知

其實很多事情你都沒有錯

你只是在不對的時間去遇見不對的人事物而已

很多事情是沒有所謂的是非對錯

誰是對的 誰是錯的呢?

大家所認同的真理 是不是就一定就是真理?

從剛進大學之後 我就開始懷疑當初我們從小到大所接受的教育

19歲 邊讀書邊在外工作 正式接受半個社會大學的洗禮

我才發現 很多時候 學生是最蠢的一個族群

壞的學一堆 該學的都沒學好

我會這樣說 因為我也曾經是學生過

把物慾的壞習慣 慢慢養成 該學會的獨立思考 卻沒有幾個真正學的會

那一天跟同事去看電影

其實有聊到

"人的成熟跟年齡沒有關係 跟自己遇到的事情與事件有關"

我自己體認到不行

我承認

我也很想過過飯來張口 茶來伸手的生活

但這些年過了 當我這樣一路靠自己走過來了

在回頭反省看看曾經的生活

我突然間醒了

我很努力的去追求我身邊所沒有的東西

追求到了之後 卻忘記當初追求的理由

因為成果出現的那一剎那

你的喜悅只是一下子的

真正讓你投入的 居然是你在努力的那個過程


上個月的心情乾坤大挪移

讓自己細細的冷靜思考了一下

我懂了過去的自我的盲點

"很多時候 很多事情 淡淡的 就很幸福"

這是最近體驗出來的感覺


最好的感覺 不是轟轟烈烈

而是在回想起的那一瞬間

你只想到好的 而想不起壞的

希望每個人 都要過的比過去更好

 

 

吹口琴的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一陣子的猛加班

我才發現 原來自己也會習慣於加班的感覺

難得 這個禮拜不用加班

很放心的讓自己睡到自然醒

約了其他部門同事去看電影

真的好久沒去信義華納了

兩個月有了吧 在她離開台灣的這些日子

我突然間發現 原來自己也開始去習慣沒有人陪的日子

也許是我真的看開了

也許是自己又找回獨處的mode

今天的華納威秀 人潮洶湧

一向不屬於這邊的自己 為了電影 來到這

台北 總是兩個人的世界

角色的轉變下 讓自己開始不太輕易的敢去某些地方

總要留點地方給目前單身的人吧

好險 自己還找的到人去看電影

人緣還算可以

跟同事的朋友聊了一下

我發現 同是在中部生活過的人

會比較有話講

因為有些生活場景會有交集

跟她聊天 很愉快

雖然今天看完電影後感覺好像沒去哪

但是心情上的滿足 卻是一項說不出來的愉悅

不同的朋友 總會有不同的感覺發生

也許 我也該像當初在台中一樣 慢慢的開始組織一張屬於台北朋友的網

"沉溺於相同的思維 會阻礙自己的進步"

也許 我該 改變一下自己了吧

"生命的不同風貌 此刻之後 正式開始"

 

 

 

 

 

吹口琴的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知道為什麼

這兩天不太想寫東西

整個人都放的很空很空

我只留視覺這感官在自己身上

發現自己心情很穩定的時候 就會去觀察人

男人 女人 小孩 老人

雙眼可以看的到的基本分類是如此

觀察 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拿著一杯咖啡 坐在自己的馬車上

停在人潮熙嚷的群眾之中

靜靜的觀察 人來與人往

突然間發現

你會觀察到很多跟你的生活很類似與雷同的場景

所謂的外在形象 所謂的內在涵養

莫名其妙 在人人往往中 看的一清二楚


"人總是在看別人的時候 看的清楚明瞭 在看自己的時候 卻是懵懂無知"

生活的組成 總是圍繞在別人的身上

而忘記什麼才是最重要的東西

喝著自己的咖啡 聊著別人的是非

靜靜的消磨著上帝給你的生命光陰

想想看 你是不是過著這樣的生活?


工作 親情 愛情 友情 婚姻 金錢 權勢

人的生活大抵脫離不了這些

每個人都在這物慾的輪迴中

久久不能自己

細細的問你自己

有了那些想要的 夢想中的物慾或情慾之後

你 快樂嗎?


快樂之後的失落感

相信每個活在世上的人都有過


自己經濟獨立的早

我很早就沉溺在物慾與情慾的世界裡頭

出社會才應該擁有的東西

我在大學時期就擁有

是靠自己的力量去換來的

也許是種對自己身世的一種不服輸

也許是酸葡萄心裡作祟

我只是想證明別人要靠父母的 我靠我自己就可以辦到

"人在最白目的時候 是聽不進任何意見的"

老哥有在我大三的時候點過我

只是我不以為意 仍舊囂張與白目

直到之前 因為腦部開刀兩次 花罄自己將近快50萬的積蓄之後

我才驚覺 原來 我已經在不知不覺之中 養成了沉溺於物慾的壞習慣

"習慣 只會進化 並不會走回頭路"


前一陣子女友的移民與離開

她爹說的話 我一直在消化跟反省

第一次思考完之後有從心裡很討厭自己的感覺產生

"人賤命 就一定一輩子翻不了身?"

我承認門當互對很重要 尤其是在台北這種只重視外在的社會體制

但就只因為我的家世背景不好 就可以否定這些年來自己所作的種種努力?

我比一大堆公子哥 公主妹 會的東西不知道多了多少

因為賤命 所以我更能夠放下自己去學任何我想去學的東西

要不是那年爸媽的離異和突然的家變與女友的去世同時發生 讓自己情緒找不到平衡點

說不定我現在還在很優秀的那一層裡頭生存著

但我卻很慶幸 我是現在的我

沒有困頓 沒有磨練 我不會知道什麼叫感恩 我不會知道什麼叫做置之於死地而後生的感覺

來到台北加上之前當兵的時間 快兩年了

酸葡萄的心態慢慢的越來越少了

我已經認清一種感覺 叫做現實

當現實等於事實的時候 有一種感覺叫做無。能。為。力

這已經一年的菜鳥工作元年

我慢慢的把自己改造成迎合這城市的樣子

自己還保有多少純真?

我問過自己

我居然回答不出來

我也慢慢的開發出屬於這個城市專用的面具

時間會改變一個人 同樣的

人也會因為時間 改變自己的模樣 修正自己的心態 擬定自己的目標


之前的開刀 復健 女友的移民和結婚

我開始再一次的修正對人生的態度

我擺脫不了的是親情

我處理不好的是愛情

我汲汲營營的是金錢

但在觀察人來人往之後

我卻發現 讓自己繼續下去的動力居然是 自己最原始的單純

就好像數字0一樣

一切數學公式遇到0都會等於0

"先把自己處理好 才有辦法去面對接踵而來的挑戰"

塞翁失馬 焉知非福

很多不想面對的東西 就交給時間吧

它會溫柔的帶走你不願想起的那些片段


貪婪的呼吸著屬於這塊土地的空氣

不管怎樣 我還是要很用力的活下去

哪怕未來還會有怎樣的難關

JUST DO IT

沒有什麼是衝不破的

"只要有心 做什麼都OK"


我知道

我一定會找到一塊真正屬於自己的corner

 

 

吹口琴的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很刻意的讓自己停了一天不寫文章

不去想身邊所經歷的風風雨雨

在這樣太陽再次出來的日子

我知道 真正學會放下

才有辦法真正的知道自己為什麼活著與存在

======>聽說這個叫做分格線<======

最近認識的女性友人

都過的挺不好

但絕多數都跟我之前一樣

歷經感情的心情三溫暖

心情高高低低 終究會影響一個正常男女的行為舉止

最近很多女性友人的一些行為

給了我一些心緒上的思考方向

我觀察整合了幾天

決定寫出來

也順便映証自己前一陣子狂看心理學的書有沒有效果


徒弟w

她是我名義上的徒弟

實際上 論輩分我還得叫她一聲學姊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 她打死都不要我叫她學姊

也許 每個女人都一樣吧

年齡總是女孩子家的罩門

而自己 不也是這樣嗎?

我也是討厭別人叫我xx哥的

最討厭的是叫小名+先生

也許這邊是台北 不是台中

我還沒習慣 台北人的叫法吧

從她身上 我發現了很多值得思索的觀點

自己很多盲點 在跟她看似閒聊的msn對話

我發現自己錯在哪

也許 人有時候真的不要太過聰明

記得別部門同事孔哥說過一句話

"人有時候傻傻的 不也挺好"

也對 之前就是因為太過聰明 有了一些人際關係麻煩的事情

但是自己經過事情的發生 有很強烈的自我反省

已經修正自己的style 在職場上

在徒弟w身上 有時候看起來笨笨呆呆 卻還不失其赤子之心

這一點是我沒辦法做到的

也許 自己太早在外面工作 對於人性 已經存有太多不相信的直覺

只是 當最近自己因為一些事情的再次發生

在整合與反省自己的當下 我突然間發現 原來最單純原始的自己 才是最值得繼續下去的理由

最近的笑容不離身 我覺得是一個很重要的關鍵

不可以讓其他人感受到你的壞磁場 壞心情

這樣會把整個team的感覺給弄亂

就好像之前自己在大學 在當控衛的時候

我的工作就是要把其他隊友的能力給激發出來

找出最佳的位置 傳到適當的空檔 讓隊友輕鬆得分

自己的最佳出手點 是戰術運用的最後一步

雖然自己也是得分的好手

但相較於團體勝利而言 自己的帳面成績 不是那麼的重要

Team win u win ,Team lose u lose.

感謝你 W

雖然妳會覺得沒什麼 但我卻從妳的言行中找到我自己要的答案

但是 妳還真真是我從工作以來 看過最樂天的人 (是該說天真 還是樂天呢?天知道)


同事R

跟她不很熟

有的印象只是一個很有氣質的女孩子

跟人事部W還算熟

從人事W的無名

好友聯網

不經意的看到她的文章

挖...我真的認輸

心情的黑暗程度 透過文字的傳達

我感受到一股不輸前一陣子心情很灰色所寫出來文字感的自己

我嚇到 REALLY

但 自己幾段感情下來

居然發現 原來每個人什麼都可以處理的很好

但只有 跟情感的東西 最難處理

之前 無意間知道R的MSN

自己有意無意都會像是半開玩笑的看到她的暱稱回她一兩句

但大致都是要她想開點 別把自己陷入很難過的境界

因為自己知道那是什麼感覺 我知道那很苦很難過很痛很煩

但是 這種事情只有靠自己 沒人可以幫妳

印象很深刻 R曾在MSN回我一些讓我當天晚上想很久的話

意思上大致上就是 "外表堅強 並不代表內心愉悅"像此類的話

有時候去她們部門 有時候看著她的那種感覺

感覺好像看到好幾年前的自己 默默的在承受那種壓在心裡頭的感覺

不要壓抑自己了 妳還很年輕 很多人你還沒遇見

可以找D姐大哭 還是看有什麼方法轉移 不要在這樣下去了

這樣屬於妳這個年歲的笑容會被妳鎖起來

屬於陽光的女孩子 要站在有光的地方 而不要站在陽光的陰影下生活 不值得

自己花了八年 付出很慘痛的經驗 我不希望有人也是這樣

該學著放手與忘記的 就要放下

雖然我沒資格這樣說 因為我也還是在學

雖然很難 但也還是要

"不放手 會永遠放不了手"

"不該拿過去來懲罰自己"

這是對妳 也是對我自己說的

也希望妳會過的更好 R


第一次練習寫文字抒發心情 是因為初戀女友生病 走了

我寫下生平的的第一首新詩和極短篇

之後 我就愛上了文字

也體驗到文字就是外在表象的自己跟內在心靈的自我在對話的shortcut

之後大學的自己 會想寫東西 就是心頭上有壓力 心情上有塞車 所以才想寫

現在的境界更高了 寫完 就忘了

"當天的心情 當天沖銷"

寫完每天該寫的文字 對自己有了個交代 不管是高興還是難過 就隨著月沉日昇 化下一個八分休止符

明天還有明天的日子該過 絕不讓心情過夜

高興 快樂 悲傷 難過 都只是自己對自己性格與情緒的反射而已

生活有時候並不會按照你要的方向走

這是很正常的

自己的生活從大學以來 就都比別人精采許多

久病成良醫 我開始體會到苦中作樂的感覺

人生苦短 高興都來不及了 感恩都來不及了

別再把時間浪費在難過與不如意上

微笑吧

聽過弄假也成真嗎

我最近在試驗

我發現 還挺有用的

"自己要先能夠成為自己的小太陽 才能夠成為別人的太陽系"

"希望每個我認識的人 都可以很高興平安的過好屬於她們的每一天"

 

 

吹口琴的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兩天心情的起伏很大

我知道 這對我而言 不是件好事

但不知道為什麼 在我狠狠哭過之後

我感覺好多了 (但我不知道自己是真的好 還是假的好)

但是一直積在心上的壓力 宣洩掉了

我很訝異自己的感覺

原來感覺也是會因為事件的發生而進化的

心境一直很平靜 心情也一直很穩定

只是有一種心被綁架的感覺 一直揮之不去

在這短短的一個多月之中


今天騎車在街上閒晃

目光也是一直在瞄女生

誰叫我老是往東區那邊跑

男人對美的事物一向沒啥抵抗力

突然間覺得老天給女人磨難

就是給男人眼睛福利

還是美腿是王道呀

多謝 主耶穌 幹的好:)

在國父紀念館捷運站出口附近的紅綠燈停了下來

突然間腦海中閃過了紅燈下綠燈前這六個字

人不也就只是這樣而已嘛

因緣份 追求 認識 在一起

有人幸運 一輩子一直在一起

有人選擇 短暫的相處成為回憶的點綴

一切都是老天的安排

Join OR Quit depend on ur choice ur attitude ur anaclitic energy

在這樣到處的騎車亂晃

也讓自己身體的感覺 去告訴自己最正確的面對態度

心還是感覺被掏空 但很莫名其妙的

我居然 覺得明天之後 我會更好

 

吹口琴的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天深夜自己撇束完

我才知道 我自己跟自己說的放下她 居然是自己對自己營造的假象

但不知道為什麼的

在昨晚她跟我說她要結婚的消息之後

我在狠狠流完淚之後

我居然 可以好好的躺在床上

很放心的好好睡上一覺

這一陣子心理上的壓力 果然把自己壓的很難過

我不知道為什麼可以用很放心這個字眼

但我覺得心頭上的一個負擔與不安

在她的短短字語中 找到了抒發的理由

今天去公司加班 雨停了 這場下了很久的雨停了

我人意識很清楚 心情很穩定

我把自己哭過的臉色與感覺做了個整理

我勉強的把自己開始慢慢形成的標準笑容掛在臉上

我知道 那不是最真的笑 但是我要勉強自己

因為你自己的難過與不穩定

會讓其他同事覺得氣氛異常

尤其是自己 已慢慢的被其他同事所認識

"雨停了 悲傷也該走了 無力挽回的事情 就交給上帝去決定吧"

現在自己的電腦撥的音樂是 張智成的愛情樹和李玖哲的我會好好的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最近 常常會聽歌 聽著聽著哭到不行

我開始變得軟弱了嗎?

還是我已經對感情沒了防禦能力

還是因為 歌的旋律 意境 剛好touch到自己最弱的心之邊境


這個禮拜的自己 還真沒用

連淚水都管不住

你要怎麼讓自己過的更好 讓對方幸福呢?

你要趕快醒醒

也許 學長說的對

"在交一個女朋友 你就會忘記上一個她"

只是學長呀 不是學弟我不聽你的話

只是你那種見一個愛一個的痞子個性

不是我學得來的呀

 

 

吹口琴的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原來這個禮拜的亂亂亂

外加眼皮的一直跳跳跳

就是為了呼應妳這突來的msn問候

=======聽說這個叫做分格線======

下雨天 一樣的小週末

一樣加班的生活總是在星期五的這天重複出現

離開公司 這樣晚上10點多的中山北路

很美 但是我卻沒有心情欣賞

在牽車準備騎回家的同時

手機簡訊的低低聲驚醒了快要睡著的自己

"台灣時間晚上11點 我在msn那端等你不見不散"

是誰呢?陌生的電話號碼所傳來的簡訊

像是透過網站的簡訊

匆匆回到家 10點50分

我把電腦打開 登入msn帳號

那個離開我快要兩個月的女孩上線

我震驚

really


"我要結婚了" --這是她傳來的第一句話--

幾日不見 她送給我這樣的大禮

"我爹地要我跟當地的富豪小兒子結婚 這樣會幫助我爹地在美國的生意" --這是第二句話--

我雙手顫抖 不知該怎樣回答 眼淚在不知不覺中含在眼框

"因為曾經很愛很愛你 所以我要誠實的告訴你" --這是第三句話--

我已經在情緒瀕臨潰堤的邊緣

"我希望得到你的祝福" --這是第四句話--

我已經啞口無言 我已經聽到心在胸口碎掉的聲音

"你還在嗎?" --這是第五句話

"還在 當然要祝福妳呀 結婚是件好事呀 妳不是一直想嫁做人婦嗎? 趁早把自已嫁掉也好"

我知道 我正在說謊 但在打下這些字送出傳送鍵之後

我意識到我自己在哭

男人哭很ㄋㄠ對不對

但我就是ㄋㄠ

因為眼淚很不爭氣的滴下來

但是 我不會讓她感覺到

之後說了一些祝福她的話

我藉故離開

她就下線了

因妳為架構而成的城堡 在今天 徹底瓦解成碎片

我就失敗在 我愛上了一個我不能愛的女人

下雨天的難過 居然比平常難過多了好幾千倍

我以為 我經過這一次之後 會變得更好 更勇敢

但時間給我的證明 卻是背道而馳的結果

我開始疑惑 迷惘 我已經開始分不清楚到底現在在電腦螢幕前的這條靈魂是誰?

那是我嗎? 為什麼我不能掌握他? 為什麼我知道這個消息之後

我會心痛到不能自己

我知道這個禮拜的自己不是太穩定

雖然心情平靜 但就是找不到一個標準的出口

也沒有好好的讓自己睡好

對於面對愛的勇氣

突然間覺得 我比誰都還要膽小

因為自己都是力行勇敢去愛 所以只要沒事則已 一有事就會傷心欲絕?

看來 自己往後 可能沒有辦法在好好的愛一個人了

在對的時間遇到一個對的人 是一種幸福

在錯的時間遇到一個不對的人 卻是一種嘆息

我是幸福還是嘆息呢?

讓我已經無法掌控的感覺去決定吧

 

 

 

 

 

吹口琴的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為什麼會寫下這樣的標題

也許是因為

今天 我整天都在觀察人吧

======聽說這個叫做分格線======

這場很該死的雨 從這個禮拜開始就沒有停過

但 我也感謝這一場雨

讓我最近每天固定去公司旁邊的伯朗報到

原來 習慣是可以重新培養的

心情被外在因素打亂的時候

來杯很濃郁 沁香純的焦瑪朵

讓自己在很煩的時候 找到一個屬於自己跟咖啡靜謐的時刻

居然變成最近除了寫文字跟勤閱讀外 另一個可以讓自己心平氣和的新方法


昨天被鬼附身 被雨聲喧擾

外加不小心看到類似她的身影

昨天下班之後的自己 變得很神奇

自己無法掌握所有的情緒與意識

嚴格講 就是發神經 鬼打牆吧

難怪我最討厭的天氣就是下雨天

昨晚徹夜未睡 夜深人靜 風雨稍歇

我飆著我的Majesty 從土城到淡水

在最近這種風雨瀟瀟的鳥天氣

我居然讓自己麻痺在時速進逼150km的速度裡頭

原來自己愛改車 就是因為想要享受被速度麻痺的快感

跟妹說要想開要放開 自己卻放不開

真是心盲到一種不可理喻

知道自己心盲 但有時卻又會掉進自己習慣的窠臼

我知道我只是短暫忘了自己是誰

天黑之後 日出之前 我就會恢復正常

果然 天亮之後 昨夜的情緒 隨著地球的自轉離我而去

是不是因為最近大量閱讀心理學的書 跟自己在學著打坐的關係

最近的思維 我覺得有很大的不同

更清晰 更透徹 更省悟 更白目

連文字感 也變得有些許的雅痞

感覺 像是一連串的文字組合排列

透過雙手指間的運動 鍵盤的精細整合

很不費力的把這個連我自己都搞不懂的靈魂在想什麼

化成文字留個紀念


也許自己在整合最近吸收的一些有用的資訊吧

整合的過程中 我居然發現自己最近笑容沒有停過

我是被喜憨兒附身了嗎? 還是像是嗑了搖頭丸一樣

high過了頭 就會變成"真害"(真high)


今天看了公司很多人的笑容

我發現只要自己開開心心 一定可以把這種愉快傳達給對方

"小太陽的理論" 我已經親身的實驗過了一次

自己一個人可以過的很快樂 但如果可以讓一群人變得更快樂

那就是分享的力量

要保持一定的笑容

因為一定會有人會因為這個笑容而愛上你的

這樣雨下個不停的夜晚

最令人感到高興的就是

乖乖躺在床上 睡覺去

身上的咖啡因終究敵不過瞌睡因子的親密呼喚

歸去

 

 

吹口琴的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為什麼會想要用咖啡當標題

我也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的雙手很自然的就透過鍵盤

打下了這樣的兩個字

======聽說這個叫做分格線======

最近 咖啡不離身

這對一個開刀完沒多久的人來說

是一個大戒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

我想起了曾經可以讓自己心情很穩定的咖啡香

從前是不喝咖啡的

會開始喝咖啡 是因為曾經的女朋友

因為她愛喝 每每都吵著要喝

久而久之 連我也被她攻陷

成為咖啡香的俘虜

但那時候在台中

喝的咖啡 並不是現在一般連鎖咖啡店賣的那種咖啡

而是用冰滴機 慢慢滴出來的 很濃的黑咖啡

一杯不到100cc的咖啡 可以讓你清醒好久 好久

也有些遺忘當初喝咖啡的理由

也許是當初一開始是陪女友喝

到後面 慢慢的發現它的滋味而漸漸愛上了屬於咖啡的那種感覺


從前是隻很標準的夜貓

不到天亮 不會屈服的那種貓

那個時候的自己

除了喜歡在夜半的時候 閱讀和寫作外

最喜歡的 就是放著半夜自己最愛聽的古典樂 和喝著每天不同口味的研磨咖啡

靜靜的 跟女友打msn 講電話 不然就是讓自己跟自己最原始的靈魂進行對話

對文字的感覺 也是在那個時候達到最頂峰

我記得 自己曾經因為太愛喝 而被醫生警告不能夠繼續喝下去

因為已經喝到手會不自覺顫抖

離開台中之後 我戒掉了這曾經的愛好

之後當兵兩年 我都快忘記了這個東西的存在

直到最近又再一次的喝到這熟悉的味蕾


人總是會習慣藏於身上本能的習性

雖然知道不可以這樣喝 在醫生還沒宣布可以喝之前

但是這一兩個禮拜 幾乎每天一瓶

在這樣陰晴不定 怪里怪氣的天氣

來杯有點溫又不太熱的咖啡

握在手心上的溫度

這一刻 我覺得剛剛好

滑過喉頭的咖啡香 配合著心情穩定的自己

在咖啡喝下肚的同時

我突然間覺得 此刻的心情

無與倫比

沒有什麼事情是比讓自己愉快更令人高興的事情了

"人生無他 爽快而已"

這是最近自己因為一些事情的發生而感受體驗出的感覺 而開始奉為最高圭臬的一句話

我找到快樂了 那妳呢?妳是不是也一樣找到屬於妳自己的快樂了呢?

在這樣靜甯的夜 淡淡的微風 沁入心弦的saxphone音樂

我知道 等會 我會有個好夢

 

吹口琴的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下班前 妹說有事情要問我

約了在古拉爵見面

因為離她 離我公司都近

======聽說這個叫做分格線======

怎麼會認識妹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一直都很想要有個妹妹

因為在我家 我是最小的

我從小從小就很想有個小妹

忘記是什麼時候跟妹搭上線的

反正也都是很莫名其妙

不知不覺就變成兄妹

今天上班時候 妹捎來msn

突然間問了我一堆問題

但都是跟感情上有關

妹之前在感情上有跌倒過

所以對感情的路上會有點神經質

應該是說 對感情有極度的不安全感

也不能怪她

她應該是對前一段感情付出了太多 但又被人狠狠的傷害了一下

不論是她還是當哥的我

面對感情 我跟她都一樣的不是太過勇敢

到手的感情 我跟她都一樣是小心翼翼

只是 到今天 她找我聊聊之後

我才發現 原來 沒有安全感的女生 是過著這樣的生活的

每個人在面對感情的勇氣與感覺都不盡相同

但自己總覺得 兩個人交往與相處 有四個字非常重要

"認知" "信任"

兩個人的溝通是建立在雙方的相同認知與對彼此的信任上

要是兩個人不能夠同步 這關係將會很難維繫

當男生的 不一定都要讓女生

當女生的 不一定都要很任性

"沒有誰是應該為誰去做什麼事情 一切都是心甘情願"

上面那一句話 是她離開後 我體驗出來的感覺

情感 沒有所謂的是非對錯

因為一切的一切都是你情我願

這場情感的遊戲 沒有勝負 沒有輸贏

關鍵就是你跟她 她跟你 有沒有心走下去

別一直只有看到對方的缺點

看人 要看好的 別一直focus在壞的地方

因為我們都只是凡夫俗子

因為知道自己的不好 才有修正讓自己變好的動力

每個人一定都會有自己心靈上的地雷區

只是每個人佈的局不同 埋的深淺度不同

對事物感受能力的不同

感覺心裡不舒服 就要讓對方知道

感覺有心頭有不安感 要讓對方知道

很多事情 女生不說 其實男生不會知道

因為大部分男孩子的觀察能力並沒有很透徹

妳的一些很微妙的身心變化

其實男孩子會分不太出來

男女朋友吵架在所難免

但是 能夠吵架 也是一件好事

換個角度想

妳跟他會有意見上的相左

那代表妳們有協調彼此默契的空間

不也挺好

雖然妳跟我說的那件事情

我已經以我一個男孩子的立場分析給妳聽了

但我還是希望 妳要能夠在面對相同的事情的時候

能夠用我跟妳說的方法去做

短暫抽離自己 把自己當作旁觀者

用一個第三者的角度去看待相同的這件事情

我知道很難 但我自己也是在學習

因為人始終擺脫不了自己的慣性思考 習慣法則

但是唯有經過不同的思考模式

妳才有辦法重新的找到最原始不同的妳自己

妳老哥我不太會說跟情感有關的兩三事

我只是把我自己曾經有的對於男女交往 自己覺得有益妳的部分說給妳當參考用

妳老哥這關 闖關好幾次都被魔王抓到出局了

但我覺得 今晚三小時的小聚 應該會對妳有所幫助

有誤會當下最短的時間 就要冰釋

人有時候會因為小誤會造成自己意想不到的結果

我有切身之痛

但 不論如何 我希望幾天後 我聽到的是好消息 了解?

臉皮厚一點 無傷大雅

因為相較於幸福 臉皮真的不算什麼

畢竟自己的幸福 才是人生最無價的東西

加油 不管任何事情 妳要堅持做回最像妳的妳自己

 

 

 

 

 

 

吹口琴的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日不知道怎麼搞的

心情很奇怪

有一種自己無法掌握的感覺久久在心頭上揮之不去

難道是因為這場雨的關係嗎?

======聽說這個叫做分格線======

最近的心情很穩定

在妳走後的這些天

我覺得自己過的很好

但壞就壞在這一場很莫名其妙的雨

雨天是我最不愛的一種天氣型態

尤其 對於自己開刀一陣子的腦袋而言

變天就是我頭殼欲裂的開始

漸漸的可以習慣這突然而來屬於身體上的疼痛

但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

已經把妳放下的image會在不知不覺中再次浮現腦際裡

因為在今天 看到了某個很像妳的背影


今天剛好去分公司處理一些事情

走過某個賣衣服的店家

那一套春裝 那款妳最愛的樣式

我完完全全地把那個人型model跟妳的影像重疊在一起

這該死的雨

這該死的溫度

這該死的中山北路

好死不死勾起我已經學著放下的影像

突然間心情像是被kidnapping一樣

掉了神 失了心

雖然 我還是看起來很正常

但我自己知道

今天 我完全是

魂。不。守。舍

我不喜歡看自己這樣

尤其 在這樣的溫度 在這樣的感覺 在這樣逐漸變回自己的這一刻

我不喜歡讓自己退回上個月妳走時 自己悶的那種情緒

我好不容易讓自己快速走出來 沒有理由再走回頭路

最近幫很多朋友處理完她們的私事

但是 就是覺得自己都搞不定自己的事

真是鬼扯到不行

我的白痴笑容回來了

我的幽默感回來了

我的文字感回來了

但為什麼 我的靈魂卻只回來三魂六魄

那遺失掉的那一魄呢?

心很靜很靜 人很清很清

思緒很空白空白

但為什麼他媽的我還是會想起妳

走吧 我不再愛妳了

雖然雖然 我還是想著妳

就讓自己在想妳的情緒裡發上一整晚的呆

在陳綺貞唱的"九份的咖啡店"的陪伴下

在天亮之前 最後一次把妳埋進記憶的影子下

"天亮之後說分手"

 

 

 

 

 

吹口琴的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可以在加班完的隔天之後

睡到自然醒的感覺


下午 去公館打打球 放鬆一下自己吧

希望這一陣子的復健可以讓自己恢復自己的肢體協調度

離正式回到球場的時間 只剩一個月了 要加油

吹口琴的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直都不知道

原來一個星期六可以把時間排的那麼緊湊

尤其是在這樣的台北城市

======聽說這個叫做分格線======

今天去公司加班 因為公司的關係企業喬遷

得去當"協助單位"

忙忙忙 直到下午四點五十五分

自己才經覺離聚餐時間快要到了

主辦人的自己怎麼可以遲到了

這有違一向準時的自己

匆匆的跟課長說了一聲

快速變裝成我那最愛的偽大學生的服裝

直逼古拉爵

第一次覺得 果然聚餐要辦在公司附近

這樣加班的時候 只要花大概五分鐘就會到

好險中山北路跟林森北路的距離只有短短幾百尺

只是要來的兩個女性友人都是捷運族

跟與會老朋友借了安全帽

去了一趟中山站 與雙連站 各接友人到位

呼 當初買這台MA車還買對了

只是接完的當下 居然有點累耶

看來 最近真的是睡不太夠 還是我年事已高?


這一次的生日聚會 是之前在台南帶營隊時候認識的朋友生日

大家認識有多久了 大概快六年了

感情還算不錯

只是我覺得很怪

阿你們不是台北都待的比我還要久很多

阿怎麼要吃美食都要找我

就只因為我跟那個會煮菜的阿鴻同名嗎?

真是ORZ..

不過 還蠻喜歡跟這群朋友一起吃飯的感覺

因為不用去聊到工作 不用去聊到感情 不用去聊到八卦

大家很開心的隨便亂聊

聊什麼 不重要 重要的是 大家都好

這樣就很好

女性友人生日之前 友人的男朋友(也就是我學弟)打給我

跟我問了一下 該怎樣給我女性友人SURPRISE

我只點了他一下子 果然就懂

真是孺子可教

只是要順便跟你說

不管你會不會看我網誌

"女朋友是要交來疼的 浪漫多做幾次就會 感動不一定要大費周章 點到心裡就成功啦"

這一句話要牢牢記住喔

今天你得幾分 自己算算

但是壓 學弟 你會害另外兩位友人的男朋友被女性友人碎碎唸喔

一樣的周休二日 雖然加班 但可以在這樣的感覺下做一個還算不賴的ENDING

也算值得

我交棒囉 五月 喜來登見啦

吹口琴的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工作滿一年了

不知道為什麼的

我居然好高興

======聽說這個叫做分格線======

文章標籤

吹口琴的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3